這是描述信息
/
/
/
醫生薪酬: 醫改繞不過去的坎兒

醫生薪酬: 醫改繞不過去的坎兒

訪問量:
/

醫改中的重頭戲——破除以藥養醫又有了新舉措。

7月25日,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于建立現代醫院管理制度的指導意見》(以下簡稱《意見》)。《意見》提出,醫務人員薪酬不得與藥品、衛生材料、檢查、化驗等業務收入掛鉤,嚴禁給醫務人員設定創收指標。

 

醫生的牢騷

薛孟楠(化名)艱難地半蹲在患者面前為患者檢查身體,但這個姿勢還是困難,她索性跪在地板上,這樣才能緩解隆起的肚子引起的不適。

懷孕8個月,薛孟楠的肚子看起來更像是懷孕10個月的,每走一步也都是氣喘吁吁。不過,作為一名北京市某三甲醫院的婦產科大夫,薛孟楠沒有休息,依舊辛苦地為同是孕婦的患者們看病。

最多的時候,薛孟楠一天要接診將近200個人,從早晨8點開始到中午12點,不能去衛生間,也顧不上喝一口水,這樣一個月下來,薛孟楠拿到手的工資有兩萬元左右。

“也許大家會覺得醫生工資高,但我們賺的都是辛苦錢。”薛孟楠對法治周末記者說。

眼看月份越來越大,行動越來越遲緩,因為飲食不規律,血糖也不穩定,薛孟楠知道自己該休息了。可是如果現在開始休息,每個月就只有兩千多元的基本工資,還有車貸房貸要還,于是,薛孟楠決定咬著牙一直上班到預產期的前兩周。

從開始學醫到博士畢業,薛孟楠用了10年時間,工作也是異于常人的辛苦,她認為自己的工資并不高。

7月15日,在2017年中國醫院發展大會上公布的調查數據顯示,公立醫院84%的醫生和民營醫院77%的醫生認為,他們的薪酬沒有充分、合理地體現個人的自我價值。

薛孟楠告訴法治周末記者,2000元左右的工資,是全國大部分剛入職醫生的收入水平。

而在薛孟楠工作的醫院,兒科大夫、甚至護士經常人手不足。

長期以來,“做醫生掙不到錢”的觀念,讓越來越多的人不愿選擇這個行業,甚至導致大量基層醫護人員流失。尤其兒科、外科等強度大、難度高的科室,人才匱乏更加嚴重。

事實上,我國整個醫生群體的平均收入較其他行業也相對靠后。

有關統計顯示,2015年,我國公立醫院職工年均工資性收入為8.9萬元,其中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僅為5.5萬元。醫生的收入,與教育程度、職業含金量、工作強度嚴重不匹配。

中國工程院院士樊代明曾表示,按照國際慣例,醫生工資應該是社會平均水平的4到6倍,中國則是1.19倍,而且社會認同度差,工作壓力大,工作量大。當下醫生需求量缺口大,醫生素質也在大幅下降。

“歐美平均一萬人擁有30位至49位醫生,古巴64位,中國只有14.6位;我們做的一個調研發現,現在醫學院招生也困難。”樊代明稱。

李克強總理在多次講話中提到,評價醫改是否成功,一定需要醫患雙方都滿意。而此次《意見》專門提到醫生的薪酬改革,也進一步說明要保證醫改的成功,醫生的薪酬改革是繞不過去的坎兒。

 

改革的困難

事實上,這并不是國家第一次提出要改變醫生的收入結構。

兩年前,2015年5月,國務院發布的《城市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指導意見》中,明確要求破除以藥補醫機制,改變公立醫院收入結構,提高業務收入中技術勞務性收入的比重。

這之后,廣東等省市相繼試點公立醫院薪酬制度改革。

今年2月,按照深化醫藥衛生體制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要求,人社部、財政部等四部門出臺《關于開展公立醫院薪酬制度改革試點工作的指導意見》,以一年為期,在部分城市探索建立適應我國特點的公立醫院薪酬制度。

然而,在醫生眼里,這樣的改革目前還沒有起到相應的效果。

法治周末記者查閱資料發現,2006年,國家提出事業單位實行崗位績效工資,由崗位工資、薪級工資、績效工資和津貼補貼組成,其中崗位工資和薪級工資為基本工資,執行國家統一的工資政策和標準,績效工資則主要體現實績和貢獻,是收入分配中活的部分。

2006年的這輪改革在醫院內部出現了過度逐利化的傾向,為了遏制公立醫院過度追求經濟效益,一些地方的人社、財政等部門開始核定醫院的績效工資總量,規定醫院總體人員勞務支出不得超過這個總量。

總量核定,遏制趨利性,醫務人員個人收入不得與醫院收入掛鉤政策規定,但是工作量負荷增加,導致醫務人員的名義陽光工資很低。

同時,由于長期以來定位醫療的福利性,歷史因素導致醫療收費價格偏低。

而公立醫院的公益性,使得醫療收費價格調整依然很困難,醫療技術收費價格偏低,醫保支付同樣按照偏低的醫療收費價格支付,影響了醫院的收入來源,醫院很難對醫務人員的勞動進行合理補償,造成以藥補醫和以檢查補醫。

也就是說,現行的許多醫療收費是明顯低于實際成本的。

在某醫學論壇上,一名來自武漢的大夫向法治周末記者細數了醫院的成本:靜脈注射3元/次,吸痰1元/次,膀胱沖洗12元/次,重癥監護4元/小時,住院診查費8元/天,吸氧4元/天,床位費12-22元/天,闌尾切除的手術費700元……

以靜脈采血為例,護士給病人做一次靜脈采血收費3元,其中,采血針頭成本0.56元,采血管的成本約1元/根,做一個外科手術一般需要化驗6個項目,成本就是6元,還沒有算消毒的棉簽和消毒液的成本,做一次手術采血的成本就是7元左右。

“因此,采一次血虧損4元,護士就是義務勞動了,而且檢查的項目越多,虧損的就越大。”這名大夫表示。

住院病人的病歷成本醫保收費項目是沒有的,這就意味著不能收,這個成本也由醫院負擔。

一個普通病人的病歷大約需要20張紙,成本10元,加上打印的費用,大約為20元左右,如果一年醫院出院1萬個病人,總費用就是20萬元,這部分成本只能由醫院承擔。

 

改革逐利機制

2017年3月至5月,面向醫生、醫療機構、醫藥從業者以及生命科學領域人士的專業性社會化網絡平臺,以網絡問卷的形式收集了論壇內19611名醫生的薪酬數據,參與調查的醫生認為不能拿高薪的前三個理由是:醫院管理模式,國家政策和社會分配制度,科室效益。

這一點也得到了官方的證實。

在5月20日召開的清華大學醫院管理與教育高峰論壇上,北京市衛生計生委員會副主任鐘東波表示:“蘊含錯誤激勵機制的薪酬制度導致的行為扭曲,是我國醫療領域當前存在的各種問題的總根源。”

鐘東波將我國公立醫院醫生薪酬制度總結為三大特征:“低水平”“經濟掛鉤”“不透明”。

其中,“低水平”是指醫生收入較低,根據去年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研究,OECD(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,是由35個市場經濟國家組成的政府間國際經濟組織)的國家,醫生這個職業的薪酬水平是社會平均工資的2.5倍至4倍,而我國不到兩倍。

“不透明”則是指醫生的各種灰色收入,包括紅包、回扣等。

“低水平”容易導致醫生正規工作努力程度下降,包括減少出普通門診,樂于增加特需醫療,“這不符合公立醫院的定位”。而“不透明”的情況使政府無從知曉醫生具體收入是多少,從而也無法對其進行調控。

但是,在鐘東波看來,最大的弊端則在于公立醫院的逐利機制。

因此,改革逐利機制便成為醫生薪酬體制改革的核心。

 

(來源:法治周末;記者:高原)

上一頁
1
2
...
10

北京健康廣濟生物技術有限公司 

地 址:北京市順義區李橋鎮任李路沿河段22號B區B101-102

售后地址:北 京 市 朝 陽 區 高 碑 店 三 區 41-11

版權所有:北京健康廣濟生物技術有限公司         京ICP備18054773號-1  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 北二分